娆ф床鍥藉鑱旇禌鍜屾娲?:第四百零五章 削弱2

作者:木子從 作品:逐璽 本站永久域名 //www.vumsc.com/
  李逝沖了出去,他眼瞼這自己已經走到了那里,那里是他們的盡頭那里是他們必須走向遞四方。

  無數隱魔沖了過來,他們三個根本難以抵擋。

  可就在這時候一把大刀擋在他的面前,那血肉模糊的常力山大喊著。

  “快沒有時間了趕緊的!”

  李逝一鼓作氣拿下了那前面的女巫之仗。

  “沈麟生說:他的朋友某翁,夏天午睡,朦朦朧朧之中,見一個女子掀簾進屋,頭上裹著白布,穿著喪服,竟向里屋走去。老翁心想,可能是鄰居家婦女來找自己妻子??捎忠幌?,為什么穿著不吉利的衣服到人家里去呢?正自疑惑間,那女子已從里屋走出。他仔細一看,這女子大約有三十多歲,臉色發黃膨腫,眉眼很不舒展,神情可怕。女子猶豫著不走,漸漸靠近老翁的床前。老翁假裝睡著,看要發生什么事。

  不多時,女了穿著衣服上了床,壓在老翁的肚子上,老翁感覺有幾百斤重。心里雖然什么都明白,但想舉手,手如被捆綁;想抬腳,腳無力不能動。急得想呼喊求救,又苦于喊不出聲來。接著,女子用嘴去嗅他的臉,腮、鼻、眉、額,都嗅了一遍。老翁覺得她的嘴如涼冰,寒氣透骨。他急中生智,想等她嗅到腮邊時,狠狠咬她一口。沒有多大會兒,果然嗅到腮邊,老翁趁勢猛力咬住了她的顴骨,牙都咬進肉里去了。女子覺得疼,想趕緊離開,一面掙扎,一面哭叫。但老翁越是使勁咬住,直覺血水流過面頰,浸濕了枕頭。

  正在兩相苦掙之際,聽到院子里妻子的聲音,老翁急喊:“有鬼!?!幣凰煽?,女子已飄然逃走。妻子跑進屋里,什么也沒看見,笑他做了個惡夢罷了。老翁詳細說了這件怪事,并說有枕頭上的血跡為證。兩人查看,果然有像屋上漏的水一樣的東西,淌濕了枕頭和席子。趴下嗅一嗅,腥臭異常。老翁惡心得大吐,過了幾天,口中還有殘余的臭味。孫老翁,是我親家孫清服的伯父,一向很有膽量。一個白天,他正躺著休息,覺得仿佛有什么東西爬上了床,接著感覺身子搖搖晃晃,如同騰云駕霧。他心中暗想,難道是被狐貍精魘住了?便瞇縫著眼悄悄地偷看,見一物大如貓,一身黃毛,卻長著綠色的嘴巴,正從腳邊慢慢地爬來。它輕輕地蠕動著,像是怕驚醒了老翁似的。一會兒,就貼到孫老翁的身上,挨著腳,腳癱;靠著腿,腿軟。待它剛剛爬到腹部,孫老翁突然坐了起來,猛地按下,把它捉住,兩手掐住它的脖子。它急得嗥叫,卻不能掙脫。

  孫老翁急忙把夫人喊來,用繩子捆起它的腰,勒緊繩子兩頭,笑著說:“聽說你善于變化,今天我在這里盯著你,看你怎么個變法?!彼禱凹?,它忽然把肚子縮得像細管,幾乎把繩子脫去逃掉。孫老翁大驚,急忙用力勒緊繩子??傷止鈉鴝親?,像碗口一樣粗,再也勒不下去。孫老翁氣力稍一松,它又縮了下去。

  孫老翁怕它跑了,叫夫人趕快拿刀來把它殺掉。老夫人驚慌地四處尋找,竟不知刀放在什么地方。孫老翁向左搖頭,目示放刀的位置。等回過頭來,手中只剩下一個如環樣的空繩套子,而那狐貍已經不知去向了。長山縣有一個老翁,姓安,生性喜歡務農。有一年秋天,他種的蕎麥熟了,割了堆到地邊。因怕鄰村偷莊稼的賊,安老翁就命令佃戶趁著月光用車運到場上。等佃戶裝車推走后,他自己留下守護還沒運走的莊稼,頭下枕著長矛,露天躺在地上,稍稍閉著眼休息。

  猛然間他聽到有人踏著蕎麥根走來,吱吱咯咯地響。他心想可能有賊,猛一抬頭,見一個大鬼,身高一丈多,紅頭發,亂胡須,已走到身前。安老頭很害怕,來不及想別的辦法,猛地跳起用長矛狠狠刺去。鬼大叫一聲,如打雷一般,隨即不見了。他怕鬼再回來,就扛起矛回村。走到半路,遇到佃戶們,安老翁把剛才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們,并告誡他們不要再去了。大伙還有點不大相信。

  到了第二天,把蕎麥曬在場上,忽然聽到空中有聲。安老翁大驚,喊道:“鬼來了!”喊罷就跑,大伙也跟著跑。過了一會兒,沒有事,又紛紛回來。安老翁命大伙多準備一些弓箭,等候鬼來。又過了一天,鬼果然又來了,大伙亂箭齊發,鬼被嚇跑了。此后兩三天沒有再來。

  蕎麥曬打完畢入了倉,場上仍有亂麥秸桿。老翁命佃戶收積起來堆成垛,他在垛頂上用腳踩實。等垛高數尺時,他忽然在垛頂上望著遠處高呼:“鬼來了?!貝蠡錛弊耪夜?,鬼已到老翁身邊,老翁倒在了垛上,鬼啃了他的前額一口就走了。大伙都到垛上去看時,老翁的前額已被那鬼啃去了手掌大的一塊皮肉。老翁昏迷不醒人事,大伙抬他回家,很快就死了。以后那怪物沒有再來,也沒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怪物。長山縣李公,是李大司寇的侄子,他家里經常有妖異出觀,一次,李公見廳上有條長板凳,呈肉紅色,非常細潤。他因為以前沒有見過這東西,所以走近摸了摸。一摸,板凳隨手彎曲起來,和肉一樣軟。李公嚇了一跳,拔腿就走。邊走邊同頭看,那東西四腿動了起來,漸漸地隱入墻壁中去了。又有一次,李公見墻壁上豎著一根白色細長的木杖,非常光滑干凈。他走近用手一扶,木杖便軟綿綿地倒下,像蛇一樣彎曲地鉆向墻內,一會兒也看不見了。

  康熙十七年,有一個書生王俊升在李公家教書?!?br />
  那時候一切都消失不見了。

  林霄寒和李逝站起身,那座地獄一樣的地方慢慢從他們眼前消失。

  剩下的什么也沒有了只有他們自己。

  和一個躺在低下的常力山兄弟。
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 | 注冊會員 | 加入書簽

如果您喜歡本書,請把欧州国家联赛赛程 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逐璽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